QH清欢

“有且唯一。”

英雄迟暮/魏琛

摸人设.




像是一个凯旋的迟暮将士摘下自己的铠甲后发觉没人给他做饭,于是被迫流浪街头但又顺其自然地成了一流氓。魏琛看了眼电脑框上映出来的自己,头发乱得跟个鸡窝似的,眼里深深的血丝就是蜘蛛结网都没这么密,下巴上没清干净的胡子拉碴硌得慌,就是窗口边上跑进来的光都洗不白他。魏琛深吸了一口从隔壁开了好几年的小卖铺里买来的烟后对着一边的电脑狠狠地“呸”了一句——这他妈都什么破比喻。紧接着他无意识地把手上捏着的那根冒着白气的烟往那新买的烟灰缸里狠狠地拧下去,原本泛起的那丁点儿的火星倏地灭了个干净。

魏琛没能吞云吐雾,他把那根压根没了气儿的烟又塞回嘴边上搁着那儿,也不抽,眼睛就麻溜地睁得老大给死死地盯着那还反着白光的屏幕。周遭嘈杂的环境硬是把他烦得想把烟灰全扔进饭菜里让他们吃了闭嘴再骂上一刻钟。除此以外魏琛此刻更后悔的是当初创造索克萨尔时选了系统脸而没有把自己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给刻上去。

那样屏幕上的剑与诅咒就好看多了。魏琛点了点鼠标,退了发布会直播,跑回荣耀里就对着界面上的迎风布阵发起呆。

还是坐在他一旁的兄弟给用力捅他手肘,把那根命苦的烟给抖掉在他那条洗得泛白的旧裤子上,一团的烟灰霎时间成了一盘散沙呼啦啦地铺在水泥地上。魏琛回过神来愣是粗着嗓子吼出了一堪比杀猪声还难听的话出来:“卧槽你要死啊烫死老夫了!”

“这……”那人伸手指了指魏琛脑子发热新买来的那烟灰缸,“这不是已经灭了吗?”

魏琛扭头一看发现膝盖上那半根烟早灭了,指尖上连点温度都没有留下顿时又是一阵短暂的叹息。魏琛把那烟扔了后又抽了根儿出来点燃,叼着烟吹着浑浊的白气对着网吧里这几个玩得来的兄弟喊话:“弟兄们抄家伙,各自都准备好今晚连续几个小时把隔壁中草堂boss抢来下菜了!咱哥几个,给蓝溪阁煮个大的清蒸鲈鱼庆祝蓝雨夺冠!”

FIN.

评论

热度(3)